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讀書(shū) > 正文

共同富裕的真正含義是什么? 讓人們以同等方式享受經(jīng)濟增長(cháng)成果

《讀懂中國式現代化:科學(xué)內涵與發(fā)展路徑》 林毅夫等 著(zhù) 中信出版集團

如何界定共同富裕

自2021年提出“共同富裕”之后,出現了很多說(shuō)法。網(wǎng)上有一些極端言論,例如說(shuō)應該重新回到1956年那種國有化。這樣的極端言論在社會(huì )上造成了比較大的思想混亂,特別是在企業(yè)家群體中??梢钥隙ǖ卣f(shuō),這樣的說(shuō)法顯然不是我們黨和政府的想法。

另一種說(shuō)法認為,共同富裕應該像以前一樣把蛋糕做大。改革開(kāi)放四十多年,我們不斷做大蛋糕,讓大家都獲益。但這次提出共同富裕,我認為不僅僅是做大蛋糕的問(wèn)題,還有如何分蛋糕的問(wèn)題。

還有一種說(shuō)法,認為共同富裕就是要壯大中產(chǎn)階層隊伍。這個(gè)說(shuō)法看似有很大合理性,也比較契合中產(chǎn)階層的想法。但問(wèn)題在于,不管中產(chǎn)階層隊伍多么壯大,總是會(huì )有一些人的收入增速趕不上經(jīng)濟增速,而且這些人的數量很大。

共同富裕的真正含義應該是讓所有民眾都以同等的方式享受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成果。什么叫“同等的方式”?不同的政治哲學(xué)會(huì )給出不同的答案。在《讀懂中國式現代化》一書(shū)中,我認為,要在民眾的收入能力和收入機會(huì )方面盡最大可能拉平。這與我們社會(huì )主義國家的特性高度相關(guān),蘊含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當年提出的共產(chǎn)主義理想當中。如果我們能做到所有民眾以基本相同的方式享受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成果,那結果就是民眾能夠以基本相同的增長(cháng)速度來(lái)提高收入。

中國收入與財富分布的現狀

關(guān)注根本,著(zhù)眼于根本,核心是要關(guān)注低收入階層,因為這部分人的收入增速跟不上全社會(huì )的平均收入增速。

來(lái)源于北京大學(xué)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顯示,2016年收入最低的10%的家庭年收入只有2217元,近50%的家庭年收入低于3.4萬(wàn)元。收入最低的50%的人群僅占有全部收入的17%,而收入最低的10%的人群只占有全部收入的0.5%。所以,中國的收入和財富分配格局很差,主要差在50%的人收入太低。這就是為什么我說(shuō)共同富裕的重點(diǎn)應當在低收入人群。

現在我國人均GDP大約是12000美元,如果不出太大的意外,未來(lái)兩三年之內就能達到世界銀行制定的高收入國家的標準12600美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收入差距不能再進(jìn)一步拉大。

共同富裕是中國人一貫的理想

共同富裕是社會(huì )主義的一個(gè)目標,更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理想的預期目標之一。

社會(huì )主義的共同富裕目標怎么定義呢?應該回到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chǎn)黨宣言》中對共產(chǎn)主義社會(huì )的憧憬——“每個(gè)人的自由發(fā)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fā)展的條件”。也就是說(shuō),每個(gè)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應該是社會(huì )主義追求的最根本目標。

在微觀(guān)層面,中國人特別相信賢能主義,認為聰明能干、對社會(huì )貢獻大的人理應獲得財富。在宏觀(guān)層面,中國人又“患不均”。這樣就產(chǎn)生了矛盾張力,微觀(guān)層面希望獎勵賢能,宏觀(guān)層面則要求社會(huì )更加平均。怎么辦?就需要投資每個(gè)人的能力,給予每個(gè)人同等的機會(huì )。每個(gè)人的能力都提高了,機會(huì )都相同了,就都可以發(fā)揮自己的特長(cháng),最后實(shí)現平等。這樣的社會(huì )才是良性運作的社會(huì ),同時(shí)也能夠實(shí)現共同富裕的理想。

如何提高每個(gè)人的能力

那么,怎么提高每個(gè)人的能力呢?在當今社會(huì ),教育是第一要務(wù)。以前,鄉鎮企業(yè)家沒(méi)有受過(guò)什么教育照樣可以做成一個(gè)企業(yè),但那樣的時(shí)代已經(jīng)一去不復返。中國已經(jīng)進(jìn)入了“智本家”時(shí)代,教育變得極其重要。

目前,中國高等教育已經(jīng)進(jìn)入普及階段,高等教育初入學(xué)率為55%,在校生人數占18至22歲人口數的比例是55%。我們做了計算,近幾年來(lái),每年高考招生人數占18歲人口數的比例都超過(guò)70%,也就是70%的孩子都上了大學(xué)。

而教育資源的均等化是當務(wù)之急。2022年5月1日,國家正式實(shí)施了新的《職業(yè)教育法》,其中有一條是“職業(yè)教育是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類(lèi)型”。這意味著(zhù)初中畢業(yè)將不再進(jìn)行普高與職高的強制分流。但是這仍不夠,我認為最佳狀態(tài)是十年一貫制義務(wù)教育。把九年義務(wù)教育改成從小學(xué)到高中的十年一貫制義務(wù)教育,“小升初”不用中考,大家平等地上十年學(xué)。17歲畢業(yè)之后再分流,可以選擇讀本科、專(zhuān)科、技校(含中專(zhuān))或就業(yè)。

這樣做的好處有三個(gè)。一是有利于提高農村地區的教育水平,確保所有人都接受完整的高中教育,而不是現在的初中畢業(yè)就進(jìn)入社會(huì );二是能讓基礎教育回歸培養人才的本源,而不是選拔人才,這一點(diǎn)非常重要;三是可以部分解除教育焦慮。

(作者系北京大學(xué)國家發(fā)展研究院院長(cháng)、本書(shū)作者之一)

(原標題:共同富裕的真正含義是什么? 讓人們以同等方式享受經(jīng)濟增長(cháng)成果)

[責任編輯:王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