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人民論壇網(wǎng)·國家治理網(wǎng)> 前沿理論> 正文

著(zhù)力解決基層社會(huì )治理不平衡不充分發(fā)展問(wèn)題

摘 要:當前,我國社會(huì )治理的頂層設計框架基本成型,治理規范逐步完善,基層治理體系基本形成,社會(huì )治理主體多方參與格局基本形成。但在理論與實(shí)踐上,政府治理與社會(huì )治理之間關(guān)系協(xié)調、居(村)委會(huì )群眾性自治組織的屬性與行政功能的矛盾問(wèn)題始終沒(méi)有很好地厘清與解決。在此背景下,以解決我國基層社會(huì )治理中存在的“不平衡不充分的發(fā)展”問(wèn)題為突破口,可以提出相應的解決之策:居(村)委會(huì )的力量由行政性向自治性?xún)A斜;社會(huì )協(xié)同的空間進(jìn)一步擴大;進(jìn)一步提升居民自治的程度。這也是未來(lái)基層社會(huì )治理的重要發(fā)展趨勢。

關(guān)鍵詞:社會(huì )治理 政府治理 基層治理 社區自治

【中圖分類(lèi)號】D63 【文獻標識碼】A

我國社會(huì )治理的主要進(jìn)展

以改革開(kāi)放為起點(diǎn)來(lái)看社會(huì )轉型,經(jīng)過(guò)改革開(kāi)放四十多年的探索,隨著(zhù)社會(huì )體制從計劃經(jīng)濟轉向市場(chǎng)經(jīng)濟,基層社會(huì )治理格局基本建成,具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社會(huì )發(fā)展模式已經(jīng)形成。

社會(huì )治理的頂層設計框架基本成型。隨著(zhù)經(jīng)濟體制改革進(jìn)程的推進(jìn)、經(jīng)濟社會(huì )的進(jìn)一步發(fā)展,非經(jīng)濟類(lèi)的社會(huì )矛盾、社會(huì )問(wèn)題開(kāi)始浮出水面,阻礙了改革的進(jìn)一步深入,并影響到社會(huì )健康發(fā)展,對此,黨中央適時(shí)在社會(huì )發(fā)展的戰略上進(jìn)行了重大調整。為了實(shí)現社會(huì )和諧發(fā)展,首先需要在指導思想上樹(shù)立正確科學(xué)的發(fā)展理念,這必須是一套辯證的、全面的指導經(jīng)濟社會(huì )全面發(fā)展的理念,需要通過(guò)加強社會(huì )建設解決民生問(wèn)題,消除一系列引發(fā)社會(huì )矛盾的根源問(wèn)題。這就需要以法治為保障,在體制上、制度上進(jìn)行社會(huì )管理創(chuàng )新,并提升干部的管理創(chuàng )新能力。達成這樣的目標不僅僅是政府的事情,還需要社會(huì )組織、社會(huì )力量、公眾參與進(jìn)來(lái),這種新的社會(huì )管理模式就是社會(huì )治理。有了參與主體的創(chuàng )新,還需要治理工具、治理手段的創(chuàng )新,即科技支撐??梢哉f(shuō),社會(huì )治理是一個(gè)從“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到主動(dòng)進(jìn)行頂層設計,由不自覺(jué)到自覺(jué)的過(guò)程。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huì )《決定》提出:“必須加強和創(chuàng )新社會(huì )治理,完善黨委領(lǐng)導、政府負責、民主協(xié)商、社會(huì )協(xié)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huì )治理體系,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huì )治理共同體,確保人民安居樂(lè )業(yè)、社會(huì )安定有序,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可以說(shuō),這標志著(zhù)我國社會(huì )治理頂層設計框架的基本成型,標志著(zhù)執政黨主動(dòng)適應社會(huì )變化,進(jìn)行理論革新、實(shí)踐創(chuàng )新的過(guò)程,也標志著(zhù)中國社會(huì )轉型的初步成功。

社會(huì )治理規范逐步完善。通過(guò)對治理創(chuàng )新的不斷實(shí)踐探索,總結治理中的經(jīng)驗教訓,國家、省、市各級政府借助人大立法、社會(huì )政策、行政條例,紛紛出臺了關(guān)于社會(huì )治理的相關(guān)規范,如加強城鄉社區治理與服務(wù)、改革社會(huì )組織管理制度與促進(jìn)其健康有序發(fā)展、加強社會(huì )工作專(zhuān)業(yè)人才隊伍建設、推動(dòng)居民自治的一系列行政法規,有力推動(dòng)了社會(huì )治理健康發(fā)展,社會(huì )治理制度更加科學(xué)規范、體系運行更加有效。2021年《中共中央 國務(wù)院關(guān)于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jiàn)》印發(fā),使社會(huì )治理操作層面的規范得到了進(jìn)一步落實(shí)。各級政府將社會(huì )治理納入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整體規劃,社會(huì )治理有目標、有計劃、有組織、有保障,由頂層設計進(jìn)入操作層面,真正成為國家治理的一部分。

基層治理體系基本形成。正是社區治理這一社會(huì )治理基礎單元的存在,使基層治理實(shí)現網(wǎng)格化全覆蓋有了載體與隊伍,基層治理體系、服務(wù)體系、化解矛盾體系有了依托。在經(jīng)濟發(fā)達地區與治理水平較高的省市,網(wǎng)格化數據通道已經(jīng)貫通,聯(lián)動(dòng)處置效能較高。社會(huì )治理網(wǎng)格已逐步成為基層政府密切聯(lián)系群眾的重要平臺,成為加強服務(wù)管理的重要窗口,成為維護基層穩定的前沿陣地,政府聯(lián)系群眾服務(wù)的“最后一公里”已基本打通,“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難事不出市”已基本實(shí)現,社會(huì )治理的整體水平得到了有效提升,基層的大多數矛盾得到了有效化解?;鶎又卫黻犖槟贻p化、有活力,經(jīng)受住了疫情等重大突發(fā)事件的考驗。

社會(huì )治理主體多方參與。隨著(zhù)社會(huì )組織發(fā)展壯大,涌現出了一批基金會(huì )、慈善組織,以及一大批扶助各類(lèi)特殊群體的專(zhuān)業(yè)性社會(huì )組織、調解社會(huì )矛盾的專(zhuān)門(mén)機構、疏導心理的咨詢(xún)組織,并且這類(lèi)社會(huì )組織在參與社會(huì )調節中的作用逐漸顯現。社區草根組織在促進(jìn)居民民主協(xié)商、調節社會(huì )矛盾、提供心理咨詢(xún)、幫扶后續照管、開(kāi)展文化娛樂(lè )、推動(dòng)居民自治方面發(fā)揮了積極作用。政府提供設置公益創(chuàng )投項目助力社會(huì )組織發(fā)展,社區購買(mǎi)社會(huì )服務(wù),這些措施為社會(huì )力量參與社會(huì )公共服務(wù)提供資金保障與通道。居民參與社區治理的積極性日益提高,志愿者隊伍不斷壯大,社區志愿者就近服務(wù)社區居民。社會(huì )治理的合力正在形成,社會(huì )協(xié)同與居民參與的格局初步形成。我國社會(huì )治理的各項工作目標逐步達成、社會(huì )治理模式正朝著(zhù)正確的方向發(fā)展完善。

當前我國基層社會(huì )治理面臨的主要問(wèn)題

理念問(wèn)題:政府治理與社會(huì )治理的協(xié)同關(guān)系

政府治理是指政府的各個(gè)行政部門(mén)與各級地方政府對社會(huì )公共事務(wù)實(shí)施的公共管理活動(dòng)。政府治理的主體就是政府自身,政府治理的方式主要通過(guò)政策、行政命令來(lái)進(jìn)行,具有一定的強制性,所以亦稱(chēng)行政治理。社會(huì )治理是指在黨的領(lǐng)導下,由政府組織實(shí)施,吸納社會(huì )組織、社會(huì )力量、居民等多方治理主體參與,對社會(huì )公共事務(wù)進(jìn)行的治理活動(dòng)。社會(huì )治理的主體主要有三類(lèi),一是政府治理主體,主要是政府的民生、綜治有關(guān)的行政部門(mén)與基層政府;二是社會(huì )調節的主體,主要是社會(huì )組織與社會(huì )力量;三是居民自治組織、居民自身。

社會(huì )治理是在新的社會(huì )時(shí)期,在政府治理面對新情況、新問(wèn)題而無(wú)法包打天下的情況下,在政府治理的基礎上,提出的更為有效的一種新的治理模式。不少基層干部對經(jīng)濟事務(wù)要按照市場(chǎng)經(jīng)濟規律辦的認識有了提高,但對社會(huì )事務(wù)要按照社會(huì )規律辦的認識還沒(méi)有形成。在許多基層社會(huì )治理的經(jīng)驗中,名為治理創(chuàng )新,實(shí)質(zhì)上是換湯不換藥、新瓶裝舊酒,走的依然是行政管理的道路。從新中國成立算起,政府治理積攢了不少經(jīng)驗教訓,可以說(shuō)是駕輕就熟。但也正是因為時(shí)間長(cháng)了,許多基層干部形成了思維定勢與行為習慣。觀(guān)念慣性主要表現為:誤以為黨的領(lǐng)導、政府負責就是黨政包攬一切社會(huì )事務(wù);以自我為中心,居高臨下,認為其他的主體都是管理對象,而不是治理力量;對其他治理主體不信任、不放心。由此,社會(huì )協(xié)同觀(guān)念無(wú)從談起。思維慣性主要表現為:看到社會(huì )發(fā)展中產(chǎn)生的形形色色的新生事物,首先想到的是怎么把它們納入計劃,全面管控起來(lái);什么都管,事事插手,管得越全面越細越好;發(fā)生的事情不在計劃之中、控制之內,就不放心、不安心、很擔心。方法慣性主要表現為:對治理中的各種事務(wù),都是政府親力親為,慣用的就是行政管理手段;包打天下觀(guān)念,全面計劃管理的思維,用命令處理事務(wù)的方式,說(shuō)明了某些基層干部對行政管理路徑的深度依賴(lài)。打破慣性思維,真正理解頂層設計多元治理的觀(guān)念,才能夠真正做出基層社會(huì )治理的好文章。在社會(huì )治理中,黨的領(lǐng)導與政府負責,是各級政府進(jìn)行治理的基本原則與基本功,而社會(huì )協(xié)同、居民參與則是社會(huì )轉型后社會(huì )治理的新路徑與新方法。

社會(huì )協(xié)同簡(jiǎn)而言之就是協(xié)調社會(huì )治理中各種主體之間的相互關(guān)系。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中首次提出了社會(huì )自我調節的理念。社會(huì )自我調節是社會(huì )與政府、市場(chǎng)相應的一種治理體系,“社會(huì )和市場(chǎng)一樣有自我循環(huán)能力,社會(huì )甚至有很強的自愈能力”(李強,2015)。社會(huì )自我調節需要政府減少對社會(huì )的干預,讓渡出適當的權力、空間與資源,減少強硬的行政措施,采取柔性的、協(xié)商的方式解決問(wèn)題。社會(huì )調節的提出,為的就是要進(jìn)一步夯實(shí)基層社會(huì )治理,平衡政府、社會(huì )與居民之間的關(guān)系。因此,社會(huì )調節就是各種社會(huì )組織與社會(huì )力量(如社區的、媒體的、法律的、慈善的、志愿的各種團體、組織與社會(huì )人士),通過(guò)利用、整合各種社會(huì )資源(包括人、財、物),形成一個(gè)相對穩定的、模式化的、相互合作的處理公共事務(wù)的機制。當前政府治理、社會(huì )調節與居民自治三者關(guān)系中,政府治理是主導性的、推動(dòng)性的,起著(zhù)把握方向、制定政策、監督規范、處理矛盾、提供資源、維護秩序、購買(mǎi)服務(wù)等功能;社會(huì )調節當前發(fā)揮著(zhù)一種補充性的、替代性的、輔助性的功能,通過(guò)社區、社會(huì )組織與社會(huì )力量,發(fā)揮調解社會(huì )矛盾、提供社會(huì )服務(wù)的功能;居民自治主要在社區層面,依據自身的需要,通過(guò)居(村)委會(huì )及社區草根組織,發(fā)揮著(zhù)化解矛盾、解決問(wèn)題、相互幫助、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務(wù)的自治功能。社會(huì )治理的三個(gè)主體分別承擔著(zhù)不同治理功能,扮演著(zhù)不同的治理角色;從治理功能的范圍覆蓋面而言,政府治理涵蓋的范圍與領(lǐng)域是全方位的,居民自治則是體現在社區范圍內,而社會(huì )調節則是超越社區,又在政府治理范圍內的薄弱環(huán)節、空間中發(fā)揮著(zhù)作用。

目前政府行政治理在社會(huì )治理中發(fā)揮了主要作用,但其余兩股力量未能得到充分發(fā)揮??傮w上存在社會(huì )組織數量不多、規模不大、專(zhuān)業(yè)化程度不高、社會(huì )組織品牌不成熟等問(wèn)題;政府對社會(huì )組織培育的資金投入不足、購買(mǎi)服務(wù)不夠。社會(huì )組織的弱勢地位使得其在社會(huì )治理中無(wú)法形成強大的力量,也無(wú)能力承接政府重大的服務(wù)項目。加強社會(huì )協(xié)同是社會(huì )治理創(chuàng )新的著(zhù)力點(diǎn),基層治理要在做好黨的領(lǐng)導、政府負責這個(gè)基本功的同時(shí),做好社會(huì )調節、公眾參與這個(gè)自選動(dòng)作。

制度層面:居(村)委會(huì )群眾性自治組織的屬性與行政功能的矛盾

居(村)民委員會(huì )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wù)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從邏輯上講這是不同于政府部門(mén)的有自治性質(zhì)的社會(huì )組織。學(xué)界從定義出發(fā)觀(guān)察居(村)委會(huì ),發(fā)現其承擔的功能大多數是各個(gè)政府部門(mén)的行政職能,本身已經(jīng)演化為準行政組織。與一般的社會(huì )組織相比,居(村)委會(huì )行政化的表現如下:

從資金來(lái)源上看,社會(huì )組織的資金由政府的項目購買(mǎi),企業(yè)、社會(huì )、基金會(huì )、個(gè)人的捐贈,自我盈利等構成,資金來(lái)源是不穩定的。但居(村)委會(huì )的資金、房屋是由政府財政提供的,與人民團體的資金來(lái)源相似。

從組織體系上看,社會(huì )組織通常是獨立的,有法人資格的。一般的社會(huì )組織是地區性的、行業(yè)性的、專(zhuān)業(yè)性的,是獨立活動(dòng)的,受惠于部分人。居(村)委會(huì ),統一接受當地黨政的領(lǐng)導。盡管在法律上處于政府科層制體系之外,但在實(shí)際運行過(guò)程中是行政科層制度最低層級。其組織結構相同,組織體系覆蓋全國城鄉地區和全體人民,居(村)委會(huì )成了社區這一級的“準政府”。

從功能上看,社會(huì )組織的功能是單向的、有專(zhuān)業(yè)性的,居(村)委會(huì )的功能是多重的、多樣的?!吨腥A人民共和國城市居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中明確規定了六項任務(wù),第五項就是“協(xié)助人民政府或者它的派出機關(guān)做好與居民利益有關(guān)的公共衛生、計劃生育、優(yōu)撫救濟、青少年教育等項工作”。也就是說(shuō),接受政府的行政工作是居委會(huì )的本職工作之一。

從工作量上看,居委會(huì )行政工作的內容占據的比重過(guò)大,擠壓了其他的工作任務(wù)。社區干部的精力以行政工作為主,其他服務(wù)為輔。居(村)委會(huì )的“去行政化”改革,理應將行政資源下沉到基層,即下沉編制、人員、資金、設備等資源,但實(shí)際下沉的是工作責任、工作任務(wù),造成社區力不從心。只能夠增加人員以完成上級交派的越來(lái)越多的任務(wù)。社區工作人員增加,社區工作行政化,社區干部只有小部分精力,去考慮本社區居民的事情與進(jìn)行服務(wù)。

從工作模式看,網(wǎng)格化的治理方式的產(chǎn)生,使行政治理在社區有了依托,使社會(huì )治理深入到了最小的社會(huì )空間,確實(shí)有許多的正功能。但網(wǎng)格化在本質(zhì)上是一種行政治理行為的延續。網(wǎng)格化在推進(jìn)治理精細化的同時(shí),也在某種程度上使網(wǎng)格員替代了居民的話(huà)語(yǔ)權,擠壓了居民的自主性、積極性的空間。居(村)委會(huì )的行政性壓倒了居民的自治性。使社區這一級的居(村)委會(huì )政府化趨勢明顯,從其履行的行政功能可將其看成為事實(shí)上的“六級政府”。

居(村)委會(huì )的屬性不能夠用單一視角定性。如果從社會(huì )組織的視角看,它不是純粹的群眾自治組織,它的行政屬性與功能過(guò)于強大,顯然超越了社會(huì )組織的屬性;如果從政府的視角看,它的行政組織結構不夠嚴謹,執行效率過(guò)于松散,專(zhuān)業(yè)性不足,隊伍的門(mén)檻較低;如果從居民自治的視角看,它既是自己能夠接觸到的政府部門(mén),也是自己的社區組織,能夠直接參與活動(dòng)。正是居(村)委會(huì )功能的多樣性,其屬性有了多重性。它是一個(gè)既有行政屬性,又有社會(huì )組織屬性,也有居民自治屬性的一個(gè)特殊屬性的組織機構。用單一標準衡量居(村)委會(huì )的屬性,我們會(huì )糾結于其屬性的復雜且難以界定,我們用綜合性的視角看,就會(huì )對居(村)委會(huì )屬性有準確的理解。在我國,社區是國家與社會(huì )的結合部,是行政治理與社會(huì )協(xié)同、居民自治的匯聚載體。社區既是行政治理體系的末稍,也是社會(huì )治理的基礎,居民自治的場(chǎng)域,有著(zhù)相對的獨立性空間。政府的行政體系深入到社區,形成國家與社會(huì )的融合。所以將居(村)委會(huì )定義為居民自治組織在社會(huì )治理的操作層面有更大的彈性與靈活性。

居(村)委會(huì )身份模糊是一種理論上的理想型與現實(shí)中的實(shí)踐型的矛盾。有些學(xué)者從理論上關(guān)注居(村)委會(huì )群眾自治組織的法律身份,希望群眾自治組織能夠名正言順。對此,有三種應對途徑:一是修改法律,適時(shí)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居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huì )組織法》,對居(村)委會(huì )組織的性質(zhì)重新定義,修改其群眾性自治組織的性質(zhì),定義為政府的六級行政組織,或者是由政府領(lǐng)導的群眾性自治組織,明確增加其承擔行政功能的責任、任務(wù)。這種定義有一定道理,但如果這樣其他群眾自治性組織的功能就會(huì )更加弱化。二是完全遵守法律定性,限守法律規定的功能,將過(guò)多的行政功能逐步從社區剝離或排除出去。但剝離出來(lái)的行政事務(wù)性功能必須要有其他組織機構與隊伍來(lái)承接,要另組建新的組織機構與隊伍會(huì )浪費更多的社會(huì )資源。如果一味地強調自治性而排斥各個(gè)政府部門(mén)的工作,至少在當前是不切實(shí)際、違背國情的。嚴格意義上講,政府各個(gè)部門(mén)在資金、人力等方面也是有所投入的。三是保持現有路徑依賴(lài),逐步過(guò)渡。這不是一種停留在理想化的做法,而是一種實(shí)事求是的做法。居(村)委會(huì )的群眾性自治功能的強化,需要社區社會(huì )組織的真正強大,居民自治作用的充分發(fā)揮。居委會(huì )干部需要有能力自我調整,不能夠只是以完成上級交給的行政任務(wù)為滿(mǎn)足,要在關(guān)注社區居民需要、解決社區問(wèn)題、推動(dòng)居民積極參與社區治理上下功夫,將精力更多地放在動(dòng)員居民的社區治理參與、自治上。

實(shí)踐層面:我國社區類(lèi)型復雜,社區自治水平差異較大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社區很重要,上面千條線(xiàn),底下一根針,很多工作都要靠社區去完成。我們要把工作沉到基層,一定要接地氣,了解老百姓的所思所想所盼,根據大家的需求來(lái)做我們的工作。”我國社區類(lèi)型復雜,有新建商品區、老舊小區、拆遷安置社區、農村社區等,其中居民屬性不同,需求也有所不同。社區的網(wǎng)格化治理是一種統一的工作模式,需要因地制宜的、有針對性的工作方法??上驳氖?,基層在治理的實(shí)踐中正在不斷地創(chuàng )造出不同類(lèi)型的社區居民自治模式。如有些社區構建社會(huì )組織互助中心,以居民愛(ài)好為出發(fā)點(diǎn)成立不同類(lèi)型的俱樂(lè )部,打破商品房住宅區居民的陌生關(guān)系。有的建立社區議事會(huì )組織,調動(dòng)居民自身力量進(jìn)行社區自治。有的調動(dòng)村莊鄉賢力量,成立村莊愛(ài)心基金會(huì )支持扶助老人、殘疾人等。有的建立村規民約、普及志愿者隊伍。有的搭建網(wǎng)絡(luò )平臺,通過(guò)社區微信群、公眾號幫助居民線(xiàn)上討論溝通本社區事務(wù)等。通過(guò)發(fā)揮社區各自所長(cháng),打造出豐富的“一區一特色”的治理樣態(tài)。當前,根據居民動(dòng)員程度不同,我國社區可分為四類(lèi)。

第一種是高動(dòng)員度社區。居民自治的自主性強、參與度高,已經(jīng)達到居民組織法中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wù)的要求。在社區中通常有較完善的業(yè)主委員會(huì ),有自發(fā)的、有號召力的非正式領(lǐng)袖,有一批關(guān)心社區的骨干與積極分子,經(jīng)常參加社區活動(dòng)的居民在15%以上,特別是有中青年在職“白領(lǐng)”居民參加。居民的自治團體與居委會(huì )、社區工作站、物業(yè)等溝通良好。多數居民關(guān)心社區的建設與發(fā)展、對重大事項積極參與討論,注重議事的民主程序與規則,對社區的事務(wù)進(jìn)行民主協(xié)商,社區居民中的信息溝通流暢充分。在社區活動(dòng)時(shí)能夠通過(guò)人際關(guān)系爭取到企業(yè)贊助的資金、物資等。而居委會(huì )則退居二線(xiàn),起著(zhù)推動(dòng)、支持、化解矛盾的功能,這類(lèi)社區屬于理想類(lèi)型,主要在經(jīng)濟發(fā)達地區的大城市、中等城市以中產(chǎn)階層居民為主的社區中。

第二種是較高動(dòng)員度社區。主要是在社區治理中有某個(gè)方面的特色。在各個(gè)地區幾乎每個(gè)街道(鄉鎮)都有一個(gè)或幾個(gè)社區治理的先進(jìn)典型。在黨建引領(lǐng)、民主協(xié)商、處理矛盾、法治教育、民族文化、扶助殘疾、幫助老人、兒童友好、群眾娛樂(lè )、美化環(huán)境等某一方面做得比較出色,但推動(dòng)者是居(村)委會(huì )和社區工作者,主要依賴(lài)的是部分積極分子和志愿者隊伍,志愿者隊伍相對穩定,有社區的草根組織,也會(huì )引進(jìn)一些專(zhuān)業(yè)性的社會(huì )組織。社區有民主議事活動(dòng),社區活動(dòng)的參與者約占小區居民的10%左右。社區活動(dòng)的積極分子以退休者為主?;顒?dòng)資金由社區提供,活動(dòng)場(chǎng)所的設施較完備。

第三種是普通動(dòng)員度社區。居(村)干部、社區工作者忙于應對行政事務(wù),對居民需求關(guān)注不夠,只專(zhuān)注于必需的服務(wù)。社區有業(yè)主委員會(huì ),但不活躍,也有一些草根組織,活動(dòng)以文化娛樂(lè )為主,沒(méi)有引進(jìn)的社會(huì )組織。有民主議事制度,但不健全、活動(dòng)少。社區居民與居委會(huì )溝通不暢通。社區工作者隊伍不健全,社區缺乏骨干與積極分子。參加社區活動(dòng)的人數約在3%以下,居民處于自由狀態(tài),居民對社區的公共事務(wù)關(guān)心停留口頭議論上,而不是參與上。這是當前大多數社區的狀態(tài)。

第四種是低動(dòng)員度社區。有名義上的網(wǎng)格化組織,但沒(méi)有實(shí)質(zhì)性的社區治理與社區服務(wù)內容。除了社區的主要領(lǐng)導外,大多數是兼職的社區工作者。社區的治理停留在會(huì )議中、上傳下達中。沒(méi)有專(zhuān)業(yè)的社會(huì )工作者,沒(méi)有草根的社會(huì )組織,缺少社區的積極分子,社區對居民村民沒(méi)有凝聚力。當地政府對社區治理的投入(社區建設、社會(huì )組織、社會(huì )工作等)極少,這類(lèi)社區主要存在經(jīng)濟不發(fā)達的地區的小城市、經(jīng)濟落后的農村地區。這是當前我國基層治理的薄弱地區。

未來(lái)基層社會(huì )治理的發(fā)展趨勢

居(村)委會(huì )的力量將由行政性向自治性?xún)A斜。隨著(zhù)法治意識的加強,行政部門(mén)將謹慎下放事務(wù)性工作到社區,地方政府將規范事務(wù)性工作進(jìn)入社區,行政性的事務(wù)會(huì )規范化、流程化,并逐步減少,基層干部的壓力會(huì )逐步減輕。同時(shí),基層干部對社會(huì )治理的內涵理解會(huì )加深,治理眼界會(huì )擴大,治理水平會(huì )提高,工作精力、財力會(huì )調整,在社會(huì )工作隊伍與網(wǎng)格員隊伍的建設上會(huì )加大投入,對居民自治的動(dòng)員程度會(huì )加大,對社區群眾的服務(wù)會(huì )精細化。隨著(zhù)經(jīng)濟的發(fā)展,政府對基層社會(huì )治理的財力會(huì )加大投入,因地制宜將成為普遍的策略,特色小區會(huì )大量產(chǎn)生。落后地區的基層治理的短板會(huì )補齊,基層社會(huì )治理的薄弱帶會(huì )減少。更多的年輕人、大學(xué)生會(huì )進(jìn)入社區工作。

社會(huì )協(xié)同的空間將進(jìn)一步擴大?;鶎诱畷?huì )更多地信任社會(huì )組織、社會(huì )力量,讓它們有更多的自主性,讓渡出更大的社會(huì )空間。社會(huì )組織需要友好的、支持的環(huán)境,才能夠健康地生存與發(fā)展。這種生存環(huán)境(政策的、資源的、人才的)需要政府來(lái)創(chuàng )造?;鶎诱畬⒏淖儼蛱煜?、全能政府的思維模式,對社會(huì )協(xié)同會(huì )更加重視。培育、引導社會(huì )組織的措施會(huì )增多,購買(mǎi)社會(huì )服務(wù)的資金會(huì )增加。社區內生的服務(wù)型、互助型的草根組織會(huì )有更大的發(fā)展,更多的社會(huì )工作專(zhuān)業(yè)組織、心理咨詢(xún)輔導組織、服務(wù)組織會(huì )進(jìn)入社區。社會(huì )協(xié)同程度會(huì )將有較大的提升,社會(huì )調節作用會(huì )明顯增強,社會(huì )組織將成為就業(yè)的新領(lǐng)域,更多的青年人會(huì )進(jìn)入專(zhuān)業(yè)性的社會(huì )服務(wù)團體工作。

居民自治的程度會(huì )有較大的提升。在各種治理的力量中,只有居民的自治力量,才是原生態(tài)的、內源性的、持久性的社會(huì )治理力量。居民自治提升主要體現在:從參與社區活動(dòng)上由少數居民參與到多數居民參與;從活動(dòng)內容上由各種文化體育活動(dòng)向互助性的服務(wù)轉變;從關(guān)心議題上由就事論事的權益性議題向關(guān)系社區長(cháng)久發(fā)展的議題轉變;從議事方式上由臨時(shí)討論向有規范、有程序的民主協(xié)商轉變。這些變化意味著(zhù)將形成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wù)的活動(dòng)機制。社區志愿者會(huì )大量增長(cháng),尤其是中青年志愿者會(huì )增多。居民自治能力的提升客觀(guān)上是一種倒逼機制,會(huì )促使基層干部治理能力的提升、服務(wù)意識加強。

【本文作者為南京大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院教授】

參考文獻

[1]李強:《社會(huì )治理的最終原則是什么?》,《北京日報》,2015年9月28日。

[2]《習近平:我很重視社區工作》,中國政府網(wǎng),2022年7月15日。

責編:李 懿/美編:王嘉騏

責任編輯:張宏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