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理論前沿 > 前沿理論 > 正文

推動(dòng)教育和學(xué)習型大國的雙重數字化轉型

作者:鐘柏昌(華南師范大學(xué)教育信息技術(shù)學(xué)院教授)

教育數字化是當下我國教育改革的重要主題。2022年1月,全國教育工作會(huì )議提出實(shí)施教育數字化戰略行動(dòng);2022年10月,黨的二十大報告進(jìn)一步明確要求推進(jìn)教育數字化,建設全民終身學(xué)習的學(xué)習型社會(huì )、學(xué)習型大國;2023年1月,全國教育工作會(huì )議再次強調要統籌推進(jìn)教育數字化和學(xué)習型社會(huì )、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顯然,統籌推進(jìn)教育數字化與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正成為新時(shí)代的普遍共識。為此,需要推動(dòng)教育和學(xué)習型大國的雙重數字化轉型,以及教育數字化與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的雙向賦能,共同致力于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戰略任務(wù)。

雙重轉型是統籌推進(jìn)教育數字化與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的底層基礎。當前,我國教育信息化建設已進(jìn)入數字化轉型的重要階段。教育數字化轉型是持續利用數字化、網(wǎng)絡(luò )化、智能化技術(shù)及手段變革教育系統的過(guò)程。以5G、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物聯(lián)網(wǎng)等為代表的現代信息技術(shù),正在形成聚焦信息網(wǎng)絡(luò )、平臺體系、數字資源、創(chuàng )新應用等方面的新型基礎設施體系。

國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務(wù)平臺集成整合了中小學(xué)、職業(yè)教育、高等教育三大資源平臺,促進(jìn)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開(kāi)放共享。信息技術(shù)與教育教學(xué)的深度融合進(jìn)一步拓展了數字教育資源的應用場(chǎng)景,產(chǎn)生了海量教育數據,促進(jìn)了教學(xué)創(chuàng )新、信息化評價(jià)、教研培訓和管理服務(wù)的數字化。這不僅為課堂教學(xué)助力,還為課后復習、課后研修乃至更為廣泛的課外學(xué)習引路護航,有效聯(lián)通了第一課堂與第二課堂、校內教育與校外教育的數字化轉型。

建設全民終身學(xué)習的學(xué)習型社會(huì )、學(xué)習型大國,是提升全體國民素質(zhì)、為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深度開(kāi)發(fā)人力資源的客觀(guān)需要,也是廣大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主觀(guān)訴求。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涉及面極廣,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同時(shí)也是數字中國建設的一個(gè)重要組成部分。

學(xué)習型大國的數字化轉型旨在促進(jìn)全社會(huì )教育資源和服務(wù)的數字化轉型,形成一個(gè)泛在而便捷的數字化學(xué)習環(huán)境。2022年3月,中央網(wǎng)信辦等四部門(mén)聯(lián)合印發(fā)《2022年提升全民數字素養與技能工作要點(diǎn)》,強調提升勞動(dòng)者數字工作能力、促進(jìn)全民終身數字學(xué)習、提高數字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業(yè)創(chuàng )造能力,這將為學(xué)習型大國的數字化轉型奠定重要的用戶(hù)基礎。與此同時(shí),相關(guān)企業(y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應該建立開(kāi)放多元的數字資源共享機制,協(xié)同培育創(chuàng )新人才;各類(lèi)科技、文化場(chǎng)館也要探索開(kāi)發(fā)適用于全民終身學(xué)習的數字化場(chǎng)館資源,促進(jìn)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的數字化轉型。

雙向賦能是可持續推進(jìn)教育數字化與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的閉環(huán)機制。教育從來(lái)不是一個(gè)封閉的體系,教育數字化轉型成果將會(huì )外溢到整個(gè)社會(huì ),影響整個(gè)學(xué)習型大國的建設。從技術(shù)基礎到資源建設,再到創(chuàng )新應用,構成了教育數字化轉型的完整鏈條,有利于打造一個(gè)人人皆學(xué)、處處能學(xué)、時(shí)時(shí)可學(xué)的終身學(xué)習環(huán)境。其中,新型基礎設施體系所構成的“數字底座”,能夠為泛在學(xué)習環(huán)境的建設提供技術(shù)支持,數字教育資源能夠破解教育分層背后所隱藏的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的分布差異問(wèn)題,助推教育公平。技術(shù)基礎與資源建設支撐下的創(chuàng )新應用,能夠促進(jìn)技術(shù)支持的教學(xué)方法與評價(jià)變革,為教育提質(zhì)增效。因此,教育數字化不僅是實(shí)現教育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的重要路徑,也是建設學(xué)習型大國的必由之路。

在宏觀(guān)調控層面,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能夠統籌協(xié)調數字戰略與體系規劃、數字化治理體系和機制等,為教育數字化轉型提供政策保障;在資源供給層面,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能夠推進(jìn)教育新型基礎設施的建設與部署,完善國家數字教育資源公共服務(wù)體系,為教育數字化轉型提供資源支持;在人才培養層面,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有助于打造一支能適應教育數字化轉型戰略需求的師資、管理、技術(shù)、服務(wù)隊伍,落實(shí)以數字能力為核心的未來(lái)新型人才培養。因此,學(xué)習型大國建設不僅是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mèng)的必然要求,更是教育數字化轉型的持續動(dòng)力。

[責任編輯:張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