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理論前沿 > 前沿理論 > 正文

【思享家】持續釋放平臺經(jīng)濟在新時(shí)期的發(fā)展動(dòng)能

作者:歐陽(yáng)日輝(中央財經(jīng)大學(xué)中國互聯(lián)網(wǎng)經(jīng)濟研究院副院長(cháng)、教授)

2022年12月的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明確提出,“支持平臺企業(yè)在引領(lǐng)發(fā)展、創(chuàng )造就業(yè)、國際競爭中大顯身手”。2023年政府工作報告也肯定了平臺經(jīng)濟在發(fā)揮帶動(dòng)就業(yè)創(chuàng )業(yè)、拓展消費市場(chǎng)、創(chuàng )新生產(chǎn)模式等方面的作用,提出“大力發(fā)展數字經(jīng)濟,提升常態(tài)化監管水平,支持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如何看待平臺經(jīng)濟?如何將平臺經(jīng)濟與數實(shí)融合、制造強國、拓展消費市場(chǎng)等結合起來(lái)?針對這些問(wèn)題,需要重新思考我國平臺經(jīng)濟的戰略定位、發(fā)展思路、發(fā)展策略和政策體系。

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是繼市場(chǎng)、企業(yè)之后的第三種資源與利益組織方式,平臺經(jīng)濟是近年來(lái)興起并高速發(fā)展的新事物。平臺經(jīng)濟作為“新物種”,其發(fā)展有一個(gè)不斷成熟的過(guò)程,市場(chǎng)和政府對其成長(cháng)規律、發(fā)展趨勢以及可能帶來(lái)深層次影響的認識需要不斷深入。雙邊平臺理論把平臺理解為雙邊之間的第三者,即中介。實(shí)際上,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是極其復雜的商業(yè)模式,不僅是數字經(jīng)濟主要的組織形式,也是連接者、匹配者與市場(chǎng)設計者。平臺經(jīng)濟不僅僅是基于平臺的經(jīng)濟,還從低到高包括四個(gè)層面,即數字化平臺、數字化平臺企業(yè)、數字化平臺生態(tài)系統、平臺經(jīng)濟。其中,數字平臺是引擎,數字化平臺企業(yè)是主體,數字化平臺生態(tài)系統是載體,數字化平臺生態(tài)系統的整體構成平臺經(jīng)濟。平臺經(jīng)濟既要成為推動(dòng)數字經(jīng)濟和實(shí)體經(jīng)濟深度融合發(fā)展的主要載體,更要在提升我國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中發(fā)揮更大的作用。結合我國平臺發(fā)展現狀,依據平臺的連接對象和主要功能,我國監管部門(mén)擬將平臺分為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生活服務(wù)、社交娛樂(lè )、信息資訊、金融服務(wù)、計算應用等6大類(lèi)。不同類(lèi)型的平臺,構成了不同的平臺經(jīng)濟。

隨著(zhù)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chǎn)業(yè)變革的深入,平臺經(jīng)濟崛起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從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到“發(fā)展平臺經(jīng)濟”,到2023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支持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我國政府對平臺經(jīng)濟的認識不斷深化,對發(fā)展平臺經(jīng)濟的態(tài)度逐步明朗。在平臺經(jīng)濟多年的發(fā)展中我們得出了以下認識:第一,從構筑國家競爭新優(yōu)勢的戰略高度出發(fā),認識平臺經(jīng)濟在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平臺經(jīng)濟在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創(chuàng )造就業(yè)、拓展消費市場(chǎng)、創(chuàng )新生產(chǎn)模式、國際競爭中大有作為。第二,發(fā)展數字經(jīng)濟、建設數字中國離不開(kāi)平臺經(jīng)濟的蓬勃發(fā)展,平臺經(jīng)濟是數字經(jīng)濟的典型業(yè)態(tài),是引領(lǐng)經(jīng)濟增長(cháng)和推動(dòng)社會(huì )發(fā)展的新引擎。因此,平臺經(jīng)濟是我國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的主力軍,發(fā)展平臺經(jīng)濟就是發(fā)展數字經(jīng)濟。第三,把握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規律,進(jìn)一步厘清政府與市場(chǎng)的關(guān)系,構建有活力、有創(chuàng )造力的制度環(huán)境,提升常態(tài)化監管水平,堅持“兩個(gè)毫不動(dòng)搖”,促進(jìn)平臺經(jīng)濟領(lǐng)域民營(yíng)企業(yè)健康發(fā)展。

近年來(lái),我國平臺經(jīng)濟快速發(fā)展,在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顯。站在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構筑國家競爭新優(yōu)勢的高度,數字經(jīng)濟事關(guān)國家發(fā)展大局,發(fā)展平臺經(jīng)濟的意義非凡。我國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發(fā)展模式,既不同于美國的全球化、專(zhuān)業(yè)化、垂直化特點(diǎn),也不同于歐盟僅有德國SAP少數平臺的情形。然而,近兩年來(lái),平臺經(jīng)濟領(lǐng)域的問(wèn)題呈現出一些新的特征,主要表現為行業(yè)各項指標的集體失速??陀^(guān)地說(shuō),近兩年來(lái),我國與美國平臺經(jīng)濟的差距在擴大,歐洲等地區的平臺經(jīng)濟也在迎頭趕上,這些新趨勢都值得高度警惕。如果不及時(shí)扭轉這種下行態(tài)勢,我國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將有可能陷入不可持續發(fā)展的不利局面。這些問(wèn)題既有認識上的問(wèn)題,也有平臺企業(yè)發(fā)展中的問(wèn)題,還有國際環(huán)境對我國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的掣肘。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我國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正處在關(guān)鍵時(shí)期,要著(zhù)眼長(cháng)遠、兼顧當前,補齊短板、強化弱項,營(yíng)造創(chuàng )新環(huán)境,解決突出矛盾和問(wèn)題,推動(dòng)平臺經(jīng)濟規范健康持續發(fā)展。在新形勢下,支持和促進(jìn)平臺經(jīng)濟的健康持續發(fā)展,一方面,要貫徹落實(shí)《關(guān)于促進(jìn)平臺經(jīng)濟規范健康發(fā)展的指導意見(jiàn)》《關(guān)于推動(dòng)平臺經(jīng)濟規范健康持續發(fā)展的若干意見(jiàn)》等已有的政策,保持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和可持續性。另一方面,要根據外部環(huán)境變化,特別是高度關(guān)注中美數字經(jīng)濟競爭加劇、美國對我國發(fā)展數字經(jīng)濟設置障礙、歐盟關(guān)于數字經(jīng)濟和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的規制趨嚴等情況,優(yōu)化我國平臺經(jīng)濟的政策支持。

做強做優(yōu)做大數字經(jīng)濟,必須做強做優(yōu)做大我國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和平臺經(jīng)濟,需要重新審視平臺經(jīng)濟的戰略定位。在新形勢下,加快平臺經(jīng)濟發(fā)展必須重新審視平臺經(jīng)濟的戰略定位。平臺經(jīng)濟本身就是實(shí)體經(jīng)濟,不應將平臺經(jīng)濟與實(shí)體經(jīng)濟相對立。一方面,平臺發(fā)揮數字化優(yōu)勢賦能傳統產(chǎn)業(yè),通過(guò)幫助中小微企業(yè)練好數字化、智能化基本功,提高匹配效率和生產(chǎn)效率,降低全社會(huì )流通成本。另一方面,實(shí)體經(jīng)濟平臺化趨勢明顯,傳統企業(yè)搭建數字平臺,創(chuàng )建數字平臺企業(yè),向數字平臺型企業(yè)轉型,搭建數字化平臺成為實(shí)體經(jīng)濟數字化轉型的重中之重。建議將平臺企業(yè)定位為“科技公司”,是數字產(chǎn)業(yè)化的主力軍。平臺企業(yè)是推動(dòng)基礎理論研究、前沿技術(shù)探索和科技成果市場(chǎng)轉化的主力軍之一,這一點(diǎn)也已被國內外的實(shí)踐所證實(shí)。平臺企業(yè)為產(chǎn)業(yè)數字化提供了廣闊的應用場(chǎng)景。一言以蔽之,平臺經(jīng)濟是實(shí)體經(jīng)濟中最具活力和潛力的部分。未來(lái),需要通過(guò)政策和輿論的雙管齊下,不斷明確和強調平臺經(jīng)濟的戰略定位,有效打擊對平臺企業(yè)的惡意唱衰甚至抹黑。

支持平臺經(jīng)濟新發(fā)展,必須構建統籌協(xié)同高效的監管格局?;ヂ?lián)網(wǎng)平臺監管將越來(lái)越復雜,需要綜合運用多種工具,探索事前溝通、靈活響應、協(xié)同治理的監管格局,防范監管出現“合成謬誤”與“分解謬誤”,走出“一抓就死,一放就亂”的循環(huán)。

一是系統評估我國已有的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監管政策,強化頂層設計和政策協(xié)同。建議圍繞培育壯大數字經(jīng)濟核心產(chǎn)業(yè)、推動(dòng)數字技術(shù)和實(shí)體經(jīng)濟深度融合、支持數字企業(yè)發(fā)展壯大、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chǎn)業(yè)集群四個(gè)方面,由國家發(fā)展改革委牽頭并聯(lián)合工信、商務(wù)、網(wǎng)信、科技、教育、人社、市場(chǎng)監管、金融、財政、稅務(wù)、文旅等部門(mén),研究制定推動(dòng)數字經(jīng)濟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具體措施。

二是構筑數字中國、數字經(jīng)濟和數字社會(huì )的法律保障。既要梳理和修訂與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不相適應的法律規范,更要加快出臺國家層面支持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的法律法規,完善與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相適應的法律法規制度體系。例如,在地方層面,包括北京、廣東、浙江、江蘇、河南等地,均已制定實(shí)施地方性的數字經(jīng)濟促進(jìn)條例,建議在總結地方探索經(jīng)驗的基礎上,加快研究制定國家層面的《數字經(jīng)濟促進(jìn)法》。

三是加強部門(mén)協(xié)同、央地聯(lián)動(dòng)、政企共商,扭轉當前市場(chǎng)對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的發(fā)展預期。建立健全跨部門(mén)、跨區域的執法聯(lián)動(dòng)響應和協(xié)作機制,形成監管合力。建立一套更為靈活的與平臺企業(yè)的交流機制,對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的一些重要決策要進(jìn)行事先溝通,對其中的重大戰略布局進(jìn)行事先的介入和干預。建議有關(guān)部門(mén)在《市場(chǎng)準入負面清單》中專(zhuān)門(mén)建立數字經(jīng)濟投資、經(jīng)營(yíng)負面清單及清單細則,明確禁止進(jìn)入領(lǐng)域。在“法無(wú)禁止即可為”的大原則下,政府部門(mén)以恰當的方式穩定企業(yè)投資信心,進(jìn)一步發(fā)展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部際聯(lián)席會(huì )議制度的作用,加強統籌協(xié)調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工作,落實(shí)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重大任務(wù)并開(kāi)展推進(jìn)情況評估,推進(jìn)數字經(jīng)濟領(lǐng)域制度、機制、標準規范等方面的建設。

四是鼓勵地方政府探索適應數字經(jīng)濟發(fā)展的改革舉措,建立中國版數字經(jīng)濟沙盒機制。強化數字經(jīng)濟重大工程、試點(diǎn)示范與各類(lèi)示范區、試驗區協(xié)同聯(lián)動(dòng),國家發(fā)展改革委統籌推動(dòng)數字經(jīng)濟重大工程和試點(diǎn)示范,評估雄安新區、浙江省、福建省、廣東省、重慶市、四川省6個(gè)國家數字經(jīng)濟創(chuàng )新發(fā)展試驗區的發(fā)展,適當增加國家數字經(jīng)濟創(chuàng )新發(fā)展試驗區。在國家數字經(jīng)濟創(chuàng )新發(fā)展試驗區、跨境電子商務(wù)綜合試驗區、國家電子商務(wù)示范基地等示范試點(diǎn),加快政策體系和制度環(huán)境的創(chuàng )新步伐,探索中國版數字經(jīng)濟沙盒機制。沙盒不只是測試和評估的工具,也是產(chǎn)業(yè)的推動(dòng)力。成功的產(chǎn)業(yè)沙盒在全球具備非常強的競爭力,成為產(chǎn)業(yè)的推進(jìn)器。建議中國版數字經(jīng)濟沙盒機制探索“產(chǎn)業(yè)沙盒”和“監管沙盒”兩種機制。

[責任編輯:劉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