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讀書(shū) > 正文

中國創(chuàng )新發(fā)展的著(zhù)力點(diǎn)與內在邏輯

必爭的戰略著(zhù)力點(diǎn)

理解新質(zhì)生產(chǎn)力,首先要理解中國經(jīng)濟的新環(huán)境與全球競爭發(fā)展的新趨勢。這也是本書(shū)前兩章最想給大家分享的要點(diǎn)。哲學(xué)上有一組詞叫量變與質(zhì)變。量變引起質(zhì)變,經(jīng)濟上同樣存在量變與質(zhì)變。百年來(lái),八強的經(jīng)濟總量在全球經(jīng)濟中的占比始終在50%左右,那么多發(fā)展中國家歷經(jīng)百年發(fā)展,經(jīng)濟努力追趕,始終收效甚微。只有中國這40多年的改革開(kāi)放才真正改變了世界經(jīng)濟格局,使八國集團的GDP(國內生產(chǎn)總值)在全球GDP中的占比,從50%左右下降到35%左右。一旦中國完全達到發(fā)達經(jīng)濟體的標準,世界上屬于發(fā)達經(jīng)濟體的人口將翻一番。這就是中國經(jīng)濟量變引起的世界經(jīng)濟格局質(zhì)變。

這個(gè)質(zhì)變有雙重影響。對內,中國經(jīng)濟的快速發(fā)展意味著(zhù)產(chǎn)業(yè)結構不斷變遷升級,雖然中國人均GDP暫且只有美國的1/6左右,但不要忘記中國是一個(gè)大國,生產(chǎn)力水平并非平均分布,東中西部有巨大的梯度落差,北上廣深等超級都市圈早已經(jīng)達到發(fā)達經(jīng)濟體的水準,很多企業(yè)和產(chǎn)業(yè)已經(jīng)逼近世界技術(shù)前沿,甚至進(jìn)入無(wú)人區。這意味著(zhù)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已經(jīng)是中國經(jīng)濟自身的內生需求。

質(zhì)變的另一重影響是對外的。目前質(zhì)變的衍生反應就是,美國面對中國的技術(shù)進(jìn)步,尤其是即將短兵相接的技術(shù)和產(chǎn)業(yè)競爭,一定會(huì )嚴防死守,這是貿易摩擦、“小院高墻”的根源。再加上我們與發(fā)達經(jīng)濟體的技術(shù)落差本身也在縮小,進(jìn)一步壓縮了中國引進(jìn)技術(shù)后吸收再創(chuàng )新的空間。

為什么一定要加大力度、加快進(jìn)度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還有一組概念有助于加深我們的理解,那就是漸變與突變。

地緣政治的突變會(huì )使中國更難引進(jìn)尖端技術(shù),氣候的突變也會(huì )壓縮人們對碳排放的容忍度。歐盟已經(jīng)開(kāi)始實(shí)施碳關(guān)稅(碳邊境調節機制),中國作為碳排放增量第一大國,尤其是即將成為累計排放量第一大國,必然面臨國際上更大的減碳壓力。同時(shí),日益渴望美好生活的人民也越來(lái)越難以接受環(huán)境污染,如何加快發(fā)展基于綠色技術(shù)的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早已成為一道必答題。

還有一個(gè)突變來(lái)自技術(shù)。ChatGPT的問(wèn)世和快速迭代,俄烏沖突中馬斯克的星鏈的突然發(fā)力,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非同尋常,這不僅關(guān)系到產(chǎn)業(yè)競爭力,還可能關(guān)系到經(jīng)濟安全與國防安全。

如果中國在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方面不能加大力度、加快進(jìn)度,中國式現代化目標的實(shí)現恐怕要面臨更大的壓力。

不爭的內在邏輯鏈

理解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我們不僅要理解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是什么、為什么要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還要理解怎么做才科學(xué)。管理學(xué)中有一句格言:既要做正確的事,也要正確地做事。

我們不僅要意識到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要加大力度、加快進(jìn)度,還要著(zhù)力避免欲速則不達的問(wèn)題,要認真思考發(fā)展的內在邏輯。關(guān)于如何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不妨借助兩組有辯證關(guān)系的概念來(lái)更深刻地理解其中的邏輯。一個(gè)是“新質(zhì)生產(chǎn)力”與“舊質(zhì)生產(chǎn)力”。另一個(gè)是有形之手與無(wú)形之手。

與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相對應,一定還存在“次新生產(chǎn)力”“舊質(zhì)生產(chǎn)力”。它們之間的關(guān)系是什么?顯然,其關(guān)系更像一座鐵塔的塔尖與塔身、基座之間的關(guān)系,而不是風(fēng)箏與線(xiàn)之間的關(guān)系。塔尖必須建在塔身上(“次新生產(chǎn)力”“舊質(zhì)生產(chǎn)力”),塔身必須立在基座上(制度安排、新型生產(chǎn)關(guān)系)。

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是我們要不斷上升的,欲與對手試比高的塔尖。但我們千萬(wàn)不要忘記塔尖越高,塔身必須越堅實(shí),基座更是如此。“次新生產(chǎn)力”和“舊質(zhì)生產(chǎn)力”仍然是我們生產(chǎn)力的基本盤(pán)。2023年底的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明確提出“先立后破”,就是基于這個(gè)邏輯。沒(méi)有房地產(chǎn)、建筑、交通、鋼鐵、煤炭等“舊質(zhì)生產(chǎn)力”,不僅中國經(jīng)濟很可能?chē)乐厥?,民生艱難,而且也將沒(méi)有力量支撐新質(zhì)生產(chǎn)力。

林毅夫老師在多篇文章中都指出,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前提是發(fā)展,尤其是中高速發(fā)展,因為經(jīng)濟增速既影響經(jīng)濟總量,又影響經(jīng)濟結構。改革開(kāi)放40多年來(lái),如果年均增長(cháng)率不是達到8%以上,而是2%至3%,我們的產(chǎn)業(yè)結構大概率還徘徊在低端。

我們要努力避免的情況就是,中央提出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然后地方政府不分東西南北一哄而上,喜新厭舊。其實(shí)即便是北上廣深等有條件發(fā)力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超級都市圈,也不必因此而犧牲城市應有的煙火氣和“舊質(zhì)生產(chǎn)力”。舉個(gè)例子,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需要高級人才,也需要基礎服務(wù)人員,人們還需要在工作之余有休閑的去處,同樣遵循鐵塔原理。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等更沒(méi)有必要去硬拼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扎扎實(shí)實(shí)做好原來(lái)具有比較優(yōu)勢的傳統產(chǎn)業(yè)也許更現實(shí)、更重要,就像哈爾濱把冰雪觀(guān)光和旅游做好也是戰略正確的,那是中國經(jīng)濟的塔身和基座。

第二組辯證關(guān)系是創(chuàng )新的有形之手與無(wú)形之手。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關(guān)鍵就是創(chuàng )新。能不能創(chuàng )新,尤其是能不能高水平地創(chuàng )新,是新質(zhì)生產(chǎn)力能不能大發(fā)展的命門(mén)。這也是在中國的五大新發(fā)展理念(創(chuàng )新、協(xié)調、綠色、開(kāi)放、共享)中,創(chuàng )新排在首位的根本原因。

在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問(wèn)題上,這兩個(gè)創(chuàng )新之手的辯證關(guān)系非常清楚,必須以市場(chǎng)化創(chuàng )新為主,行政化創(chuàng )新為輔。因為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既包括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也包括未來(lái)產(chǎn)業(yè)。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有一定的可知性,但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因為技術(shù)路線(xiàn)永遠是動(dòng)態(tài)的。未來(lái)產(chǎn)業(yè)本身就有巨大的不可知性。就人類(lèi)迄今為止的探索來(lái)看,對于有高度不確定性,尤其是不可知的問(wèn)題,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交給市場(chǎng),這也是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所對應的新型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核心。

(作者為北京大學(xué)國家發(fā)展研究院傳播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王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