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讀書(shū) > 正文

《古人的日常禮儀》:儒家制禮,為什么兼取親親與尊尊?

古人對“禮”的理解,大不同于今人。對古人來(lái)說(shuō),禮不僅是調節人倫關(guān)系的準則,而且是安排萬(wàn)物秩序的“理”,在天地未分以前就已經(jīng)存在??梢哉f(shuō),禮并非小康時(shí)代的產(chǎn)物,而可以追溯到人類(lèi)誕生之初。

《禮記·曲禮》中說(shuō)道:“禮從宜,使從俗。”縱觀(guān)中國古代兩千多年,禮雖然有不變之道,但同時(shí)又強調與時(shí)俱進(jìn)。尤其是孔子身處周秦巨變之際,對周禮過(guò)度強調的“尊尊”之義有所減損,而另外強調人類(lèi)社會(huì )與生俱來(lái)的另一種精神,即緣于血緣的“親親”之情,從而“親親”與“尊尊”相并列,成了后世禮制的兩大基本原則。

然而,學(xué)界素來(lái)有一種相反意見(jiàn),認為中國自秦漢實(shí)行郡縣制以后,君權不斷伸張,故尤其重視“尊尊”之義,至宋明以后更是如此,古代社會(huì )的各個(gè)方面,無(wú)論婚姻、家庭,還是政治、法律等,莫不受其影響。按照這種說(shuō)法,則后世中國不屬于“質(zhì)家”(重視實(shí)質(zhì)),而是“文家”(重視儀節),從而導致親親之情愈加缺失。這種說(shuō)法并不符合傳統經(jīng)學(xué)的基本立場(chǎng)。自經(jīng)學(xué)而言,在周人那里,“尊尊”之義發(fā)展到了頂點(diǎn),而到了春秋中晚期,隨著(zhù)宗法制度的崩潰,“尊尊”之義被削弱了。于是孔子順應時(shí)勢,通過(guò)作《春秋》,稍損周文,而益以殷質(zhì)??梢哉f(shuō),自秦漢以后,“尊尊”之義實(shí)際上被淡化了,相反,家庭中的“親親”之情則被強化了,乃至君臣之義也被視為源于父子之情。

我們依據《公羊傳》及《禮記》《論語(yǔ)》中的相關(guān)記載,足見(jiàn)孔子吸納殷人的質(zhì)法,實(shí)在于其親親之情。不過(guò),孔子亦未盡用殷法,而是采取“文質(zhì)彬彬”的中道立場(chǎng),換言之,儒家于親親之情以外尚且重視尊尊之義,于是文質(zhì)并重,情義兼盡,如此方為孔子之道。

那么,儒家制禮,為什么兼取親親與尊尊呢?其緣由大致有這樣三個(gè)方面:

其一,孔子改制,損文而用質(zhì),正是有鑒于周人尚文的流弊,而兼取殷人的質(zhì)法,作為補弊的措施。

其二,文質(zhì)各有所施,而不得不有所取舍。對此,《禮記·喪服四制》說(shuō)道:“門(mén)內之治恩掩義,門(mén)外之治義斷恩。”這是因為恩、義各有所施,恩體現于家庭之內,義則體現于朝廷之上。這里所說(shuō)的“掩”和“斷”,固然是由于家庭內本自有義,而朝廷上亦自有恩,只是場(chǎng)合不同,故不得不有所取舍。古人通常認為,忠、孝之間不能兩全,然而正因如此,要求盡量兼取兩者,而不能偏廢其一。

其三,至于一事之間,常有兩義并存,不可偏廢。對此,清代學(xué)者皮錫瑞論情義偏廢之弊,認為“圣人制禮,情義兼盡。專(zhuān)主情則親而不尊,必將流于褻慢;專(zhuān)主義則尊而不親,必至失于疏闊”。就是說(shuō),人們偏重于親親,則有褻慢的流弊;偏重于尊尊,則有疏闊的后果。

古人以親親、尊尊二義并重,親親之情出于自然,至于尊尊之義起自何處,歷來(lái)聚訟不一。近代學(xué)者多歸因于政治領(lǐng)域中的君臣關(guān)系,然考諸古人言論,實(shí)未必盡然。譬如,孟子討論尊尊之義,多以敬兄敬長(cháng)為言,而未限于君臣關(guān)系,可見(jiàn),先秦時(shí)固有尊尊之義,而與政治關(guān)系中的君臣之義沒(méi)有必然聯(lián)系。簡(jiǎn)言之,早在君臣關(guān)系出現之前,人們已經(jīng)知道在家庭中敬兄敬長(cháng)了。

此外,尚有一大原因,即近代學(xué)者多不能理解古禮中的繁文縟節?!抖Y記·檀弓》中記載了一段孔門(mén)弟子子游與有子關(guān)于禮、情關(guān)系的討論,在子游看來(lái),人的情感很復雜,表達方式也極其曲折,古人正有鑒于此,故相應制訂出種種繁瑣的禮文??梢哉f(shuō),古禮的深密、宏闊,實(shí)在不是今人所能想象的。

古人不獨表達情感的方式極盡曲折,而且認為,情感本身即是如此,而且多有委曲、隱微之處,這也是周禮尚文的重要原因。譬如,古禮尤其重視避嫌,正出于對人情之曲折細膩的體察,尤其在男女關(guān)系上,更是如此。凡人之思慕少艾,屬于常情,然而,禮依然規定有不當思慕的情況,譬如,使君有妻,或羅敷有夫,皆不當相慕??梢?jiàn),孔子制禮,以仁為本,而務(wù)與人情相協(xié)調。

古今人情相異,古人制禮,亦未必完全曲從人情,而是取情義兼盡的立場(chǎng)。因此,關(guān)于傳統禮制的基本精神,我們應該考慮到如下幾點(diǎn):

首先,古人重人情,尤其是孔子損周文而益殷質(zhì),即是強調人情的重要性。然而,古人所講的人情,首重父子(包括母子)、兄弟之情,也就是孝悌。

其次,古人重親親之情,又兼取尊尊之義,追求文質(zhì)彬彬、情義兼盡。古人視夫婦為至親,依然主張其中有禮以別之;至于君臣之間,雖有尊卑上下之嚴,卻也講究有恩義以相結。

最后,古代討論尊尊之義,絕不限于君臣之間,至于門(mén)內的各種親屬,既有父尊、母尊,又有夫尊,乃至兄尊,而各有其淵源,未必都出于君臣之義。

(作者為同濟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王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