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理論前沿 > 深度原創(chuàng ) > 正文

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亟待破解產(chǎn)研分離難題

作者: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xué)院)國家治理教研部教授、博導  何 哲

當前,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提出為我國產(chǎn)業(yè)發(fā)展提供了新的戰略方向,其概念明晰、前景巨大,但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還面臨著(zhù)若干障礙,其中之一就是長(cháng)期以來(lái)科研體制與產(chǎn)業(yè)實(shí)踐相分離的問(wèn)題。解決這一問(wèn)題,重點(diǎn)在于打破產(chǎn)業(yè)與專(zhuān)有科研體制之間的壁壘,建立產(chǎn)業(yè)與科研體制之間的有效互動(dòng)機制,強化國家資助的專(zhuān)業(yè)科研人才隊伍對實(shí)際產(chǎn)業(yè)的支撐,促進(jìn)科研創(chuàng )新成果真正轉化并應用到具體產(chǎn)業(yè)實(shí)踐中,提升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創(chuàng )新轉化效率。

科研與產(chǎn)業(yè)的相互支撐和有效互動(dòng),是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關(guān)鍵

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是指“創(chuàng )新起主導作用,擺脫傳統經(jīng)濟增長(cháng)方式、生產(chǎn)力發(fā)展路徑,具有高科技、高效能、高質(zhì)量特征,符合新發(fā)展理念的先進(jìn)生產(chǎn)力質(zhì)態(tài)。它由技術(shù)革命性突破、生產(chǎn)要素創(chuàng )新性配置、產(chǎn)業(yè)深度轉型升級而催生,以勞動(dòng)者、勞動(dòng)資料、勞動(dòng)對象及其優(yōu)化組合的躍升為基本內涵,以全要素生產(chǎn)率大幅提升為核心標志,特點(diǎn)是創(chuàng )新,關(guān)鍵在質(zhì)優(yōu),本質(zhì)是先進(jìn)生產(chǎn)力。”這一概念表述,指明了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內涵本質(zhì)。簡(jiǎn)而言之,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就是以創(chuàng )新實(shí)現質(zhì)優(yōu)的先進(jìn)生產(chǎn)力。

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提出,既針對我國既往高資源消耗和大規模發(fā)展為主的經(jīng)濟和產(chǎn)業(yè)模式,也針對當前國際市場(chǎng)和產(chǎn)業(yè)鏈的不確定性,為我國未來(lái)可持續發(fā)展指明了新的戰略方向,具有強大的戰略引領(lǐng)力。把握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關(guān)鍵在于“新”和“質(zhì)”,根本在于以科技創(chuàng )新驅動(dòng)產(chǎn)業(yè)發(fā)展,走上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新路。由此可見(jiàn),科技和產(chǎn)業(yè)的關(guān)聯(lián)和相互激勵,是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關(guān)鍵。

然而,從實(shí)踐來(lái)看,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還面臨著(zhù)一些現實(shí)障礙和制度壁壘,其中最主要的問(wèn)題是產(chǎn)業(yè)實(shí)踐和科研體制相分離,這一問(wèn)題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優(yōu)質(zhì)科技創(chuàng )新能力向產(chǎn)業(yè)成果轉化的通路。

?從我國產(chǎn)業(yè)發(fā)展史來(lái)看,改革開(kāi)放后的一定時(shí)期內,我國的產(chǎn)業(yè)技術(shù)進(jìn)步較多地依賴(lài)外源性技術(shù)引進(jìn)和產(chǎn)業(yè)自身消化吸收?;仡櫄v史,我國產(chǎn)業(yè)與科研體系的關(guān)系發(fā)展大致可以劃分為三個(gè)階段:

第一階段: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kāi)放前。在計劃經(jīng)濟體制下,國家資助的專(zhuān)業(yè)科研隊伍和實(shí)際產(chǎn)業(yè)的關(guān)系十分緊密,不僅許多行業(yè)有自身的專(zhuān)業(yè)研究所,且研究人員肩負的研究任務(wù)和身處的研究環(huán)境都與實(shí)際生產(chǎn)密切聯(lián)系。囿于當時(shí)國際上對華的技術(shù)封鎖,這一階段我國產(chǎn)業(yè)發(fā)展主要依賴(lài)于初期與蘇聯(lián)的技術(shù)合作和后期的自力更生、自主研發(fā),在這樣的發(fā)展環(huán)境中,我國相繼取得了包括計算機、核能、航空航天、激光、生物合成等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

第二階段:改革開(kāi)放后較長(cháng)一段時(shí)期。國家高度重視產(chǎn)業(yè)發(fā)展和科研體系建設,提出“科技是第一生產(chǎn)力”的重要論斷。改革開(kāi)放初期,隨著(zhù)“引進(jìn)來(lái)”迅速發(fā)展,“走出去”開(kāi)始起步,我國經(jīng)濟與產(chǎn)業(yè)分工不斷走向國際市場(chǎng),深入參與國際競爭。因此,就有必要統一標準,按照國際標準和生產(chǎn)技術(shù)來(lái)進(jìn)行生產(chǎn),大量的先進(jìn)技術(shù)通過(guò)外商投資和中外合作不斷被引入。大多數的民用經(jīng)濟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都是從最早的技術(shù)引進(jìn)、消化吸收,再到企業(yè)自主研發(fā)逐漸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這一時(shí)期,政府對于科研體系的投入很大,但除了少數重大國家項目工程外,專(zhuān)業(yè)科研隊伍大多走上了專(zhuān)注于純粹科學(xué)的研究道路。由于多種現實(shí)原因,我國產(chǎn)業(yè)與專(zhuān)業(yè)科研體系相分離的趨勢開(kāi)始出現,且這種趨勢隨時(shí)間推移而越加明顯。

第三階段:近年來(lái)尤其是進(jìn)入新時(shí)代以來(lái)。在這一時(shí)期,一方面,我國對科研事業(yè)的投入和所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如以總量來(lái)看,2023年我國全社會(huì )研發(fā)經(jīng)費超過(guò)3.3萬(wàn)億元,居世界第二位;科研人員全時(shí)當量超過(guò)600萬(wàn)人,穩居世界首位;從成果來(lái)看,自2022年以來(lái),我國在國際高質(zhì)量期刊發(fā)文數量也居世界第一??梢哉f(shuō),我國已經(jīng)成為科研大國、科研強國,建成了一支龐大的高質(zhì)量科研隊伍。但從另一方面來(lái)看,國家資助的科研體系對于實(shí)體經(jīng)濟特別是先進(jìn)產(chǎn)業(yè)的支撐仍然有待加強。當前,大學(xué)和研究所的科研人員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兩個(gè)方面,一是少部分從事國家重大研發(fā)項目和裝備制造的集中攻關(guān),包括航空航天航海工程、大型加速器、核聚變、天眼等;二是從事在實(shí)驗室范圍的原理性研發(fā)并以論文為最終成果形式,而對實(shí)際產(chǎn)業(yè)的支撐不夠。這直接影響了我國的科技成果轉化率。例如,2022年,我國有效發(fā)明專(zhuān)利產(chǎn)業(yè)化率為36.7%,其中企業(yè)發(fā)明專(zhuān)利產(chǎn)業(yè)化率為48.1%,高校發(fā)明專(zhuān)利產(chǎn)業(yè)化率為3.9%,科研單位發(fā)明專(zhuān)利產(chǎn)業(yè)化率為13.3%。

?產(chǎn)業(yè)與科研長(cháng)期分離的深層次影響

一是容易造成財政浪費。從財政投入上來(lái)看,2022年,國家財政科學(xué)技術(shù)支出為11128.4億元,比上年增加361.7億元,增長(cháng)3.4%。2022年,全國高等教育經(jīng)費總投入為16397億元,比上年增長(cháng)6.2%。從這兩個(gè)數據可見(jiàn),我國在科研教育上的財政投入巨大,且保持較快增長(cháng)。然而,如果大量的科研財政投入形成的研究成果最終不能有效支撐產(chǎn)業(yè)發(fā)展,或難以保障科研經(jīng)費的產(chǎn)出效率,就會(huì )造成財政浪費。一些科研項目立項后不了了之,或者僅僅停留在論文上,導致成果無(wú)法轉化成生產(chǎn)力。高?;蚩蒲性核鶓摮蔀榍把厣a(chǎn)力的推動(dòng)力量,而不應僅僅是財政支出的重點(diǎn)對象。

二是容易帶來(lái)不良科研導向。產(chǎn)研分離不僅會(huì )造成公帑的浪費,從更長(cháng)遠發(fā)展來(lái)看,更易帶來(lái)學(xué)術(shù)研究隊伍的科研導向錯誤,形成不良科研風(fēng)氣??蒲腥藛T本應該服務(wù)于國家產(chǎn)業(yè)發(fā)展,推動(dòng)社會(huì )技術(shù)進(jìn)步,而一旦科研只以承擔課題、發(fā)表論文作為目標,并以此作為職稱(chēng)評定標準,科研本身的生產(chǎn)力屬性就容易喪失,失去了對社會(huì )技術(shù)進(jìn)步的支撐引導作用。

三是容易導致技術(shù)無(wú)力支撐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局面。雖然從數字上來(lái)看,無(wú)論是科研人數的占比,還是科研經(jīng)費的支出,企業(yè)科研隊伍依然占多數,然而從研究人員的質(zhì)量來(lái)看,很多博士就業(yè)于高校和科研單位,而去企業(yè)開(kāi)展研發(fā)工作的占比較少,在很大程度上,高校和科研機構依然掌握著(zhù)我國質(zhì)量最高的研發(fā)隊伍。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高質(zhì)量的研發(fā)隊伍不能投入實(shí)際的研發(fā)工作、支撐產(chǎn)業(yè)發(fā)展,則不僅容易造成人才浪費,更容易使產(chǎn)業(yè)發(fā)展缺乏穩定的技術(shù)支撐。

?歷史的鏡鑒——蘇聯(lián)產(chǎn)研分離的影響與后果

蘇聯(lián)的解體是人類(lèi)歷史上值得認真探究的大事件,已有的研究往往側重于經(jīng)濟體制僵化、戰略誤判、官僚主義、腐敗問(wèn)題等,而從產(chǎn)研分離的角度,也值得總結歷史經(jīng)驗。蘇聯(lián)成立后,高度重視科技發(fā)展,科研投入增長(cháng)速度持續超過(guò)經(jīng)濟增長(cháng)速度,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已擁有世界一流和規模最大的科研團隊,在眾多領(lǐng)域中位居世界前沿。然而由于過(guò)于側重重工業(yè)導向,輕重工業(yè)比例長(cháng)期在1:3左右,并且科研體制完全依附于計劃安排,一方面,科研主要服務(wù)于軍事競賽和重工業(yè)發(fā)展;另一方面,科研則主要從事大量財政支持的純科學(xué)工程研究,而不能有效服務(wù)于民用經(jīng)濟,這使得蘇聯(lián)的民用經(jīng)濟部門(mén)既缺乏科研體制的有力支撐,也不能有效參與國際競爭而獲取資金技術(shù)回報,最終拖垮了蘇聯(lián)經(jīng)濟和財政,導致八十年代嚴重的財政困難。如1989年蘇聯(lián)財政支出4500億盧布,科研經(jīng)費達430多億,約占10%,財政赤字1000多億,1991年計劃赤字3000億。國家預算無(wú)法安排,成為蘇聯(lián)解體的重要經(jīng)濟因素?;谶@一歷史教訓,我們有必要高度重視產(chǎn)研分離的問(wèn)題,科研體系絕不能成為純靠財政補貼的完全支出單位,而必須成為產(chǎn)業(yè)發(fā)展尤其是民用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核心驅動(dòng)力,形成產(chǎn)業(yè)與科技互促雙強的良性循環(huán)。

我國產(chǎn)業(yè)與科研體制分離的原因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長(cháng)期以來(lái)我國產(chǎn)業(yè)與科研體制相對分離的狀態(tài)?其中既有歷史客觀(guān)因素,也有各種科研考核和激勵制度的導向原因。

首先,從歷史客觀(guān)因素看,改革開(kāi)放后大量的技術(shù)引進(jìn),使得一些專(zhuān)業(yè)科研團隊面臨“使不上勁”的客觀(guān)現實(shí)。如前所述,改革開(kāi)放后由于國際產(chǎn)業(yè)轉移以及相對穩定的國際環(huán)境,客觀(guān)上技術(shù)引進(jìn)比自我研發(fā)更節約時(shí)間和經(jīng)濟成本。因此,除了少數根本無(wú)法引進(jìn)技術(shù)的重大領(lǐng)域外,在大量的民用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技術(shù)引進(jìn)消化吸收成為主要的技術(shù)進(jìn)步方式,而專(zhuān)業(yè)的大學(xué)和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員較少參與到企業(yè)研發(fā)中,一些人甚至認為現有的機制設計也“沒(méi)有必要”參與到企業(yè)研發(fā)之中,造成了他們“使不上勁”的客觀(guān)情況。

其次,從考核方式來(lái)看,一些大學(xué)、科研院所長(cháng)期以來(lái)形成了“唯論文”的科研考核導向。例如,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kāi)始,為促進(jìn)我國高等教育發(fā)展,國家于1995年和1998年分別實(shí)施了“211工程”和“985工程”等建設項目。世界一流大學(xué)建設的核心評價(jià)指標是國際論文的發(fā)表情況。因此,考核指標層層分解,大到一個(gè)大學(xué)、科研機構,小到學(xué)院、系,再到教科人員個(gè)體,都以發(fā)表國際論文作為主要目標,長(cháng)此以往,就形成了純粹的“唯論文”導向,而對于科研成果轉化促進(jìn)生產(chǎn)實(shí)踐的重視度不足。

第三,專(zhuān)業(yè)科研團隊缺乏參與到企業(yè)實(shí)踐中的場(chǎng)景和機會(huì )。由于以上兩者的共同作用,部分專(zhuān)業(yè)的科研人員從開(kāi)始科研生涯起,就與產(chǎn)業(yè)實(shí)踐相脫離,既沒(méi)有長(cháng)時(shí)間接觸產(chǎn)業(yè)一線(xiàn)的機會(huì ),也缺乏內在動(dòng)力。其所承擔的大量的研究任務(wù)則主要來(lái)自于科研共同體內部發(fā)布的各種縱向基金課題,由此,以課題促進(jìn)論文發(fā)表,以論文促進(jìn)課題申請,逐漸形成了脫離產(chǎn)業(yè)實(shí)踐的封閉循環(huán)圈。少數科研人員熱心于參與產(chǎn)業(yè)實(shí)踐,甚至會(huì )被認為是“不務(wù)正業(yè)”。

現階段改善產(chǎn)研分離問(wèn)題的成效與不足

產(chǎn)研分離,作為一個(gè)長(cháng)期存在且具有負面影響的難題,已經(jīng)得到了多方關(guān)注,并提出了一些解決辦法,既取得了一定成效,同時(shí)也存在一些亟待補足的短板。

一是鼓勵科研人員創(chuàng )業(yè)辦企業(yè),投入生產(chǎn)領(lǐng)域。早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起,為了促進(jìn)人才流動(dòng)同時(shí)也為了解決財政供養人員過(guò)多的問(wèn)題,國家就出臺了事業(yè)單位停薪留職、鼓勵創(chuàng )業(yè)的政策。由此也產(chǎn)生了一批以科學(xué)家為主體創(chuàng )業(yè)的科技型企業(yè),包括以很多名校以及科研院所為依托成立的若干企業(yè)。進(jìn)入二十一世紀后,這一政策又有所加強。然而,也應當看到,這一政策的適用范圍不廣,具有創(chuàng )業(yè)意愿的科研人員依然不占多數,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產(chǎn)研分離的問(wèn)題。大部分科研人員依然更多地專(zhuān)注于科研,管理企業(yè)的意愿不足。

二是依靠風(fēng)險投資基金。我國風(fēng)投基金最早始于上世紀九十年代,于本世紀初開(kāi)始逐漸發(fā)展。風(fēng)投基金的基本邏輯在于投入那些有潛力的早期科技公司,最終通過(guò)多輪發(fā)展以上市作為最終資本回報,這在一定程度上為科研人員進(jìn)行生產(chǎn)活動(dòng)提供了資金支持。然而,問(wèn)題在于被風(fēng)投關(guān)注并最終能夠上市的企業(yè)依然是少數,對于大量的產(chǎn)品級的創(chuàng )新,風(fēng)投的關(guān)注度仍顯不足。更勿論現實(shí)中有不少風(fēng)投運作變成了金融包裝,影響了其本身目標的達成。

三是“破四唯”。近年來(lái),國家已經(jīng)敏銳關(guān)注到在科技評價(jià)和人才選拔中“唯論文、唯職稱(chēng)、唯學(xué)歷、唯獎項”的傾向,并且提出了高校和科研機構“破四唯”改革辦法。然而,由于長(cháng)期以來(lái)論文項目導向已經(jīng)形成堅固的制度依賴(lài)和科研氛圍,一些高??蒲袡C構依然面臨著(zhù)“不會(huì )破”“破了不會(huì )立”的問(wèn)題。要改變現狀并非易事,其根源還是在于沒(méi)有建立起以產(chǎn)業(yè)實(shí)踐為導向的科研觀(guān)念和制度體系。

打破產(chǎn)研分離阻礙,不斷促進(jìn)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發(fā)展

第一,加大緊缺人才培養,進(jìn)一步增加理工科的人員培養比例。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就必須要增加全社會(huì )的科技人員總供給,就需要從源頭增加理工科人才的培養。從近幾十年來(lái)看,一個(gè)明顯的趨勢是理工農醫類(lèi)學(xué)生培養比例在持續下降。如上世紀八十年代,理工農醫類(lèi)招生比例在65%左右,目前已經(jīng)降到50%左右,如2022年高校本科招生468萬(wàn),理工農醫共招收243萬(wàn),占比52%。從長(cháng)遠來(lái)看,促進(jìn)科技和產(chǎn)業(yè)的持續發(fā)展進(jìn)步,亟待提升理工科類(lèi)人才培養比例。

第二,在各類(lèi)科研基金中增設企業(yè)或者產(chǎn)業(yè)項目??蒲许椖渴茄芯咳藛T最重要的資源獲取方式,也是研究實(shí)踐問(wèn)題的主要來(lái)源渠道。要讓專(zhuān)業(yè)科研人員支撐產(chǎn)業(yè)發(fā)展,就必須在科研項目中大量增加一線(xiàn)產(chǎn)業(yè)實(shí)踐的具體問(wèn)題設置,而非絕大部分以純理論實(shí)驗研究為主。純理論實(shí)驗研究并非不重要,同樣要求精求深,但要把握好其中的比例,大部分資金項目要投入到產(chǎn)業(yè)一線(xiàn)的研究上去。因此,要在各級科研基金中增設企業(yè)和產(chǎn)業(yè)課題,由企業(yè)提出具體的問(wèn)題,由科研團隊來(lái)完成。反過(guò)來(lái),也鼓勵企業(yè)大量申請科研基金,項目結項也應以實(shí)踐成果為驗收標準?,F有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聯(lián)合項目已經(jīng)做了很好的嘗試,但因為還在摸索中,力度依然不足,如2022年聯(lián)合項目經(jīng)費33億,占比僅10%。此外,亦可綜合考慮專(zhuān)設產(chǎn)業(yè)研究基金。

第三,建立以產(chǎn)業(yè)支撐為核心評價(jià)指標的科研考核激勵機制,更好適應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發(fā)展。職稱(chēng)晉升和各種人才榮譽(yù)稱(chēng)號是科研人員最重要的激勵機制,而從現有的理工類(lèi)人才的職稱(chēng)晉升和榮譽(yù)評定來(lái)看,還未擺脫“唯論文”評價(jià)機制的舊模式。因此,要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就必須要從根本上建立服務(wù)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新評價(jià)激勵機制,這既包括如上的在各類(lèi)課題基金中增設產(chǎn)業(yè)研究項目,也要尊重承認鼓勵專(zhuān)業(yè)科研人員在產(chǎn)業(yè)一線(xiàn)中的貢獻,特別是重點(diǎn)大學(xué)和重要研究機構要做好制度改革示范先行作用,根本上改變職稱(chēng)晉升、人才評價(jià)的“唯論文”導向。

第四,加大科研人員與產(chǎn)業(yè)實(shí)踐融合。要讓科研人員助力產(chǎn)業(yè),就要在工作場(chǎng)景中讓科研人員接觸到一線(xiàn)產(chǎn)業(yè)和實(shí)踐問(wèn)題。對于部分科研人員而言,除了國家重大項目外,少有接觸一線(xiàn)產(chǎn)業(yè)實(shí)踐的機會(huì )。因此,要提供各種大量機會(huì )渠道讓科研人員進(jìn)入到企業(yè)實(shí)踐中,如可以在各類(lèi)企業(yè)中設置專(zhuān)有崗位,類(lèi)似于大規模派駐幫扶,將專(zhuān)有科研人員定期派駐進(jìn)企業(yè),接觸實(shí)踐后,就有靈感,就能提出問(wèn)題,就容易產(chǎn)生解決思路。

第五,建立打通產(chǎn)業(yè)和科研體制聯(lián)系的平臺型組織和機制。要完成科研與產(chǎn)業(yè)之間的貫通,除了完善考核激勵政策外,還需建立專(zhuān)門(mén)的對接平臺機構,可考慮以國家資本為主體,建立專(zhuān)門(mén)的平臺型機構。這種機構既包括線(xiàn)上平臺也包括線(xiàn)下組織。線(xiàn)上平臺主要完成科研人才的大數據資料統計,有程序有計劃地向社會(huì )公布非保密的人才資源,以供企業(yè)及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研究準確對接。線(xiàn)下組織則可以開(kāi)設各種如貿博會(huì )的成果展示平臺,建立各種企業(yè)和科研人員的互動(dòng)機制,把好的實(shí)驗室成果和人才推出去,同時(shí)也讓企業(yè)充分了解到所需要的科研人才和資源,形成共通共享共研的機制,從而協(xié)力解決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關(guān)鍵問(wèn)題。

[責任編輯:周艷]